<<
>>
14版:晋文化 上一版 下一版
太行日报数字报刊平台
案发前的故事

《太行日报·晚报版》 (2019.04.10 14版)

牛广兴

上期提示:山神沟的房子在这天下午就合了工,房东买了好烟好酒款待匠人和帮工者。张小全喝了酒后,婉言谢绝了东家请他住下的好意,执意往家走……

冷冷清清的月光浮在老榆树的巨冠下,遮掩了张小全家的多半个院子,秋风阵阵吹来,斑驳的月光撒下斑斑点点。屋子里已熄了灯,李新根和乔冬梅正睡在一起,突然院子里有响动,她俩慌了,乔冬梅急忙起身,揭开窗帘往院里一看,原来是一只黄狗在院里吧唧吧唧偷吃鸡食,把鸡食盆搅得叮当作响。乔冬梅对李新根说:“没人,是狗在吃鸡食哩。”

李新根说:“没人就好。”于是俩人又放心地睡下嬉嬉闹闹起来了。

张小全一进院,仿佛听见屋里有人说话,他站住脚一听,果真是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。他想这深更半夜的,乔冬梅又和谁好上了。我要听个清楚,不能打草惊蛇。

张小全于是轻手软脚走到窗台旁,一只手搂紧肩上用锛头挑着的工具箱,防止箱子有碰动发出声响,另一条胳膊压住锛把,手托在窗台边沿上,侧转下身子,一只耳朵紧贴着窗扇缝间。仔细一听,果真是乔冬梅那位同学,真是冤家路窄啊,张小全脑袋嗡的一下胀得出奇。狠不得冲进去砸他个粉碎。可又一想:必须听出个结果再下手,死也弄个心里明白,于是强压住心头火,仔细地听着屋内的一切。

只听乔冬梅对李新根说:“我看这婚难离,要误咱的事哩,你说这该怎么办?”

李新根不假思索地说:“办法有的是,看你干不干?”

乔冬梅接着问:“什么办法?”

李新根说:“干脆干掉他。”

乔冬梅说:“我也是这样想着哩,昨天进城时我专门买了三包耗子药放在桌抽屉里,就想乘机毒死这块绊脚石。”

李新根说:“可不能干那蠢事,太露骨,那可要偿命哩。”

乔冬梅有些疑惑地问:“那你说该怎么办吧?”

李新根若有所思地说:“你要待他好点才行。”

乔冬梅说:“我从那天从公社回来后,这几天就待他不错啊。”

李新根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你等我把话说完,他回来后,乘上个下午你哄他去后沟浇菜,乘他在井口上拨水时,你到他身后乘他不防,猛然把他推到井里,等他死了你就悄悄地回来。过后如果有人发现了,你就说肯定是他拨水滑到井里了。对着旁人,你可得表现得特别特别悲伤才对……”

(24)

下期提示:听了乔冬梅和李新根的对话,张小全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提着锛头把俩人都放倒在地,现场一片血泊……

标题目录
网友最新留言

Copyright 2006 - 2017 jcnews.com.Cn,All Rights Reserved

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:0356-2213867 E-mail:thrbwlb@163.com

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   平台技术支持: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

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:14083033 新出网证(晋)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     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